风月大陆 第四章 一怒之下

    时间:2018-01-14 [你说什么!?」
      尤那亚几乎是怒吼起来,他的眼睛闪过如电的利芒。经过残酷的血战,现在他的部下已经将文冶达的太子宫完全控制,文冶达一方的人除了战死之外,都成为他的阶下囚。
      他本以为这样的大获全胜,文冶达就无法逃脱自己的手心。但没有想到的是,他听到的却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坏消[你再说一次!你们居然没有找到文冶达!?」
      [是的,太子殿下!」
      前未稟报的士兵几乎要把自己的身子缩进雕花地砖铺盖的地面,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整个太子宫都搜查了一遍,可是我们真的没有发现文冶达和他的党羽。而且在俘虏和尸体中都没有看到文冶达。」
      部下的哀鸣声丝毫没有让尤那亚的怒火减退,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打了半天却是白白忙碌一场。文冶达居然没有在太子宫里,那么他能够躲到什么地方呢吁[给我仔细搜查,看看有没有什么地道和暗室之类的东西。」
      尤那亚想了一想,下令道:[太子宫里一定有不少的复道和夹壁,不要漏掉任何一点的蛛丝马迹,绝不能让文冶达逃走。不然的话,我要把你们的脑袋全部砍下来,」
      [遵命!太子殿下,」
      可怜的士兵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飞快地离开了盛怒中的主君。
      满身血污的乌尔玛被带到尤那亚的面前,他的胸口有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左手臂更是齐肩而断,看样子是已经活不成了。
      [你告诉我,文冶达躲在什么地方?」
      尤那亚做了一个手势,让人将乌尔玛架起来,神色凌厉地望着他。
      [那我有什么好处呢?」
      乌尔玛吃力地笑了一笑,用力抬起右手擦了一下脸上的血迹。
      [当然,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尤那亚威风凛凛地说道:[一刀砍下你的脑袋!不然的话,我就让你知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到底是什么滋味。」
      乌尔玛的笑容凝固在他的脸上,神情一下子变得僵硬,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眼神数变,先是闪过愤怒之神色,接着陷入思忖之中。
      片刻之后,他突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牵动气机,顿时剧烈咳嗽起来。
      尤那亚一直很有耐心地望着乌尔玛,等他咳嗽缓下来后,才缓缓开口道:[你想好了吗7」
      乌尔玛喘息了一阵,黯然点头道:[文冶达殿下他已经离开无忧宫了!」
      尤那亚的眼睛顿时大亮,紧紧吸住乌尔玛的眼睛。乌尔玛也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尤那亚,神情没有丝毫的动摇。
      站在一边的费先哲突然轻轻地对尤那亚说道:[封锁无忧宫!」
      尤那亚的身躯微微一震,点头道:[果然是好心计啊!能够想到这样的办法,还真不愧是我的兄弟!」
      听到尤那亚和费先哲的对话,乌尔玛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异色,他昂起头对尤那亚说道:[尤那亚殿下,该是你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此刻尤那亚却无暇顾及乌尔玛,他马上向身边的亲卫下达命令,让城卫军将无忧宫全部封锁起来,特别是那些投降的侍卫们,一定要严加小心看管,绝不让一个人离开无忧宫。
      [我也去一趟吧!」
      费先哲等尤那亚发布完命令,便向他自动请缨。
      [虽然可能是来不及了,但我还是想争取一下。」
      尤那亚点点头,费先哲便疾步下堂离去。
      一切安排停当,尤那亚这才转首对乌尔玛说道:[你想不想为我做事?」
      [可,限相遇太迟!」乌尔玛说完这一句话,便闭口无语。
      [好!」尤那亚轻喝了一声,令手下的武士将乌尔玛推出去斩首,然后将他好生安葬。
      不到一刻的时间,费先哲重新出现在堂前,脸上的神情颇为沉重。
      [我们迟了一步,文冶达一伙四个人在我们攻打他的太子宫时,就悄然离开了无忧宫,还把几个可能看到他们行动的城卫军士兵杀死了。」
      [这一下真是麻烦啊!」
      尤那亚微微歎息了一声,站起来在堂前来回踱了几步。想不到文冶达等人会出这一招,假扮成无忧宫的侍卫,棍在大队侍卫中向城卫军投降,然后利用乌尔玛等人死守太子宫来引开别人的注意力,趁乱逃出无忧宫。
      [殿下,我太自信了,实在是有愧您所托!」
      费先哲在一边也深感自责,文冶达能够在紧急关头使出这样的办法,可见他们也是很有一些急智的。而他居然忘记了要防备,只是把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太子宫的逃生地道上。
      [我应该想到他们可能会採取这样的办法脱身的,如果多重视一下对手的话,他们就无法玩出这样的把戏了。」
      虽然心中也十分懊恼,但尤那亚还是劝慰道:[这不怪你,我还以为他们可能会从地道中脱身的,没有想到他们会用这样的办法。这是一次教训,以后即便是佔有绝对的优势,我们也不可以掉以轻心的c」
      [殿下,我们在夹壁中找到了几个女官!」
      贾拉德大踏步走来,在他的身后,几个可怜的女官花容惨白,五花大绑的被如狼似虎的士兵推搡着进入大堂。
      [太子宫中还有不少的俘虏和女人,怎么处理?请殿下示裁!」
      尤那亚冷冷地望了一眼这几个女官,如果不是这些女人,父皇就不会死了。
      他厌恶地挥挥手,对贾拉德说道:[将她们推出去斩首示众!」
      [至于二太子宫里的人就随便你们处理吧!只要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无忧宫中再没有文冶达的余党就可以了。」
      [殿下!……」
      所有的女官顿时发出一片哀鸣,双腿一软,几乎连站都站不住。如果不是后面士兵架住她们,早已瘫软在地了。
      贾拉德却是非常兴奋地应了一声,示意手下的亲卫将她们拉下去斩首。
      [还有,我不想再看到二太子宫,」
      尤那亚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的火焰,他的话让费先哲和身边的人都吃了一惊。
      [殿下,里面还有一个武安的秀公主啊……」
      费先哲的话并没有对尤那亚产生效果,反而更加引起尤那亚的怒火。
      [这个女人,连她的丈夫都不要她了,那就让她和二太子宫一起消失吧!」
      [遵命!下官一定会处理得十分完美的!」
      贾拉德躬身行礼后,兴沖沖地离开了。
      [殿下,您为何要让贾拉德做这样的事情?」
      费先哲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提出了这个问题。
      [就算是养一条狗,也要不时给它吃点它喜欢的肉骨头,顺便磨利它的牙齿。而贾拉德是一个本性嗜好杀戮和劫掠的家伙,他来投靠我,自然是想我能够好好使用他的长处。」
      听着尤那亚淡淡地说出这样一番话,费先哲一时无语。
      [算了,不谈这些了。我们应该想办法尽快找到文冶达他们几个人的下落。这事情绝不能让吉里曼斯他们抢在我们的面前。」
      尤那亚笑了一下,将话题转变过来,提出他们目前最为重要的一个目标。
      [是的。我刚才已经让马可布威大人率领城卫军封锁艾司尼亚的各处城门,对进出的人严加盘查。」
      费先哲马上收回心神,对尤那亚说道。
      [现在我们应该去见一下吉里曼斯了。他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尤那亚笑着对费先哲说道。费先哲也不禁微微一笑,随着尤那亚步出了大堂。
      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秀公主的心中却是一片茫然。她不知道今后自己的道路究竟如何,也不敢去想今后的事情。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她都是生活在别人的安排下,她的道路一直被那个女人的阴影所笼罩。
      原本以为嫁给法斯特的二太子,可以摆脱那个女人,但没有想到反而更加陷入了可,旧的境地,也许真的是自己太单纯了。
      [姐姐……」
      她真的想忘记这个词的主人,但这个女人的身影已经完全印在她的内心,是她无法摆脱的。
      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这个和自己流着同样血液的女人有关。这个女人仅仅是比自己早一点来到这个世界,可她却控制了自己的道路。
      外面隐隐传未了法斯特士兵们的叫骂声,下人奔走呼号,以及女人的惊呼和哭泣声,让她更感觉到无助。
      [公主殿下!」
      一个侍女跑进来,神色十分紧张,看起来恐慌万状。她是随秀公主一起从武安来到法斯特的陪嫁侍女,服侍秀公主多年了。
      [法斯持的士兵把宫里的男人都赶到大殿里面,连一些年纪大的侍女也被赶到那里关起来,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秀公主忍不住苦笑了一声,道:[我怎么知道呢?」
      蓦然,外面传未了一阵极大的喧哗,好像万千人在同声呼号。房间里面的两个女人不禁面面相觑,各自从对方的眼中看出心中的惊恐。
      她们没有想到,更加可怕的灾难已经临到了这座原本风光无限的太子宫。
      很快的,呼号声变成了凄厉的惨叫声,是贾拉德的士兵在屠杀手无寸铁的男人和女人。
      执行命令的是贾拉德手下的亲信部队,一支被人称为[疯狂火焰」的铁血军队。他们曾在镇压河东民乱的时候,一口气屠杀了四万人,几乎将一个颇具规模的城镇完全摧毁。贾拉德的屠夫称号就是那个时候得到的。
      近两千的男人和女人在短短的时间里,变成了地上没有意识的尸体,那场面真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如果知道是这样的后果,也许他们就会死战到底了。
      [好,现在大家尽情去开心!」
      贾拉德的眼中闪动着兽性的光芒,站在台阶上一手按剑,对自己的近卫团下令。
      [现在里面只有年轻漂亮的女人,你们可以随心所欲。但记住一点,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这个地方将被付之一炬,如果到时候谁要是乐昏了头,那就只有和它一起消失了!」
      士兵们发出一阵哄笑,随即便一哄而散。他们争先恐后地朝宫里面跑去,生怕落在别人的后面。
      因为他们知道里面只有一百多名的宫女,而他们的人数却在千人左右,动作太慢的话,说不定连汤都喝不到,只能在一边看了。
      [这班混蛋!抢起女人来真是不要命啊!]贾拉德笑骂了一声,对身边的亲卫说道:[你们也去尝尝宫女的味道吧:」
      他身边的亲卫们顿时眉开眼笑,向贾拉德行礼后,急急忙忙往里面跑,虽然说身为亲卫的他们有一定的特权,但如果别人已经上马的话,难道要把对方中途拉下来吗?
      贾拉德心情愉快地背着双手……慢慢往原本属于文冶达的太子宫里行去。一连经过数个房间,见到的都是让人发指的场面。
      一群赤裸着下身的士兵围住一个身无寸缕的年轻女人肆意施虐,就像是一群狼虎围住了一只无助的羔羊在戏弄。
      而参与人数的多寡则是和那个可怜的女人的相貌成正比,少者四五人,多者达十来人。
      在男人的淫笑声中,女人的悲鸣声听起来格外的刺耳。她们哀求着、怒骂着,用尽一切的办法未奋起抵抗野兽的侵犯但最终她们的反抗都是徒劳的,而且更加激发了男人心中的黑色慾望,让她们吃到更多的苦头。
      整个华丽的宫殿,在此刻已经变成了人间的地狱,浓烈的血腥味漂浮在空中,到处可以看到腥红的血迹,现在又加上了惨遭蹂躏的女人那无助的呻吟和哀求,这一切都足以上一个正常的人为之发疯。
      但看到如此的场面,贾拉德却是更加感到兴奋。他笑瞇瞇地踱进了一间看起来人数众多的房间。
      [啊……敬礼!」
      一个站在最外围的士兵看到了贾拉德进来,本能地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一瞬间,所有的士兵全部站直身子,就连那个已经压在女人身上的士兵也本能地一跳而起,挺起胸膛向自己的将军大人敬礼。
      贾拉德一看,几乎失笑出声,眼前的场面实在是滑稽可笑。近二十来个士兵神情严肃地举手敬军礼,但他们的下身却是光赤的。
      [棍蛋,这个时候难道还要举枪行礼吗?」
      贾拉德笑骂了一声,终于还是忍不住暴笑起来。那些士兵不由得讪讪地放下手,再看看自己下面的样子,也忍不住笑出来。
      躺在地上的女人有着一具雪白丰盈的胴体,怪不得有这么多的士兵看上她。贾拉德走过去的时候,她除了胸口剧烈地起伏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的反应。
      雪白的酥胸上,那两座丰挺饱满的银山已经布满了青红的印痕,连那两颗娇嫩殷红的乳珠也被弄破出血,而她被强行打开的双腿更是无力合拢,露出了大胆根处那神秘桃源。
      因为经历了可怕如狂风暴雨般的摧残,美丽的花园惨不忍睹,上面的乌黑毛髮东倒西歪,沾满了乱七八糟的秽物。
      [你们继续吧!」贾拉德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这些手下士兵的德性,落在他们手中的女人只有被完全毁灭。
      因为有着武安公主和法斯特太子妃的双重身份,秀公主她便成为很多士兵最嚮往的猎物,因此,第一时间内冲进来的士兵几乎将整个房间填满。
      曾经华丽的房间,很快就变得狼藉不堪,上好的紫檀木家俱四分五裂,所有值钱的财宝饰物被搜刮一空。
      秀公主的心中滴血,她想哭,但眼中的泪水却早己流乾了。耳边传来自己贴身侍女的哀鸣声更是让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处身在无间地狱之中。
      当房间的门被大力撞破的时候,她已经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十数名士兵瞪着血红的双眼,狂笑着冲进来,让她禾口她的侍女几乎软倒在地上。
      [就是她,她就是秀公主!」士兵兴奋地乱嚷嚷,朝她猛扑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突然闪现婚礼当时,她被叶天龙撕裂衣裳,在众多来宾面前裸露胴体的场面。
      侍女大着胆子上前呵斥,却被当头几个士兵一下子打昏过去,从未没有见到过这种场面的她完全被吓傻掉了。只有当几个士兵七手八脚的上来撕破她的衣裳,她才蓦然尖叫起来。
      强壮的士兵淫笑着,将她围在当中,不断撕扯她的衣裳,又在她裸露出来的雪白胴体上抓捏。
      她羞辱难当,泪如雨下,可反抗却是越发激起士兵的兽性,无数双手在她的胴体上到处乱摸。
      在无数双魔爪的撕扯下,华丽的宫服变成破烂不堪的布条,晶莹温润的一双玉峰成为士兵追逐的对象,粗糙的手在雪白柔嫩的冰肌玉肤上肆意揉捏,娇嫩的花蕾受到无情的摧残,而她大声的哭求和悲鸣换来的却是士兵们兽性的狂笑。
      娇柔的她被孔武有力的士兵牢牢地压在床上,迫不及待的士兵几乎佔满了她的每一寸肌肤,口舌并用,揉捏抓搓,疯狂地发洩着他们心中的兽性。
      连话也不能说的她被迫张着樱桃小口,娇贵的身子在粗暴的撞击下颤抖着,鼻子里不住的发出悲慼和绝望的呻吟,泪水不住从她的眼角流下来,但也很快就被士兵的舌头舔掉。
      因为没有轮到的士兵将她团团围住,正在尽其所能地玩弄。
      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士兵的狂叫,在她的身体深处发洩了兽性的慾望后,这个士兵喘着粗气从她的身上爬起来。但马上又有一个沉重的身体压了下来,无情的蹂躏再一次开始。
      她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个士兵了,她只知道自己的灵魂已经离开了这个被极度玷污的肉体,漂浮在半空中,好像是站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冷眼旁观下面的人间惨剧。
      在那张凌乱不堪的大床上,衣不遮体的女人在士兵粗暴的蹂躏下痛苦的呻吟着,被撕成布条状的华丽衣裳不时被从旁边伸过来的魔掌扯掉,使得晶莹雪白的娇嫩女体更多的暴露在男人的面前。
      有些迟了一步的士兵根本没有办法接近秀公主,他们只好将目标转移到旁边那个被打昏过去的侍女身上。
      六只粗壮有力的手臂组成了可怕的肉网,一阵撕扯之下,无助的女体便完全暴露出来。
      抢先一步的一个士兵粗暴地分开侍女的大腿,没有任何前戏就狠狠地进入她的身体,剧烈的痛楚使得她浑身不住的颤抖。
      而剩余两个不甘心的士兵则各自抓住一只雪白的玉乳,狠命地揉搓,又低头张口含住柔嫩的新剥鸡头肉,又咬又舔,又吸又吮,甚至用力咬住上面殷红的嫩蕾往上拉扯,让可怜的侍女大声地哀号起来。
      忠心的侍女绝望的哀号声和她的主人细若游丝的呻吟声,在士兵们兽性的狂笑和粗重的呼吸声中,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几乎完全被淹没了。
      不用多时,两个女人都被折磨得精神恍惚,浑身酸痛。
      她们的身上布满了青红不一的痕迹,除了肉体本能的反应外,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
      [喂,你们在做什么?」
      一把悦耳动听的女声突然在门口处响起,让房间里面所有的士兵为之一楞,全部都停下了动作。
      传未香风阵阵,引得众士兵猛掀鼻子,他们急忙回头去看。
      是一个美丽的少妇,正袅袅婷婷地踏进房间。这瓜子脸的美少妇,眉目如画,玉体丰满,穿一身月白色的宫装,披同色坎肩,曲线玲珑的丰盈胴体极为动人。
      随着美少妇的走近,香风中人欲醉,满室生香。
      [好美的小娘子啊……」
      房间里面的士兵个个像只呆头鹅,目不转睛地望着这美少妇移步。
      美少妇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般,顾盼之间具有勾魂摄魄的魔力。一头翠绿的秀髮用同样翠绿色的玉环绾住,垂下及腰的长髮尾随着她美妙的步伐微微摇摆,十分的迷人。
      最为奇特的是,当这美少妇仪态万千地举起一只肌色晶莹,白里透红的玉手轻轻一拢耳边的秀髮,露出来的居然是尖尖的耳朵,在美丽的三角形耳朵下,大红宝石所嵌的耳坠光华四射。
      翠绿色的长髮,尖尖的耳朵,以及魅惑的眼神,当这三个特点联繫在一起的话,让人想起来的只有那在百族大战中惊鸿一现的精灵族。
      可惜的是,现在房间里面的士兵都已经被满腔的兽性沖昏了头脑,他们唯一想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绝伦的美少妇居然没有被早点发现,要不然的话,第一个要上的一定是她了。
      [都去死吧!」
      士兵们心中的淫邪念头刚刚升起,还没有未得及把它化为实际行动,这精灵族的美丽少妇突然间变了脸色。
      杀气在她的眼中如怒涛般的涌起,也没有见到她怎么做势,整个人便化作了一阵风,冲向了眼前这些丑态百出的士兵。
      惨叫声短促无力,不知何时,她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枝尖细无比的刺剑,在一眨眼的工夫,刺透了十数个士兵的喉咙。
      细细的血烟中,她到了秀公主的跟前。直到这个时候,那个正在秀公主身上大肆活动的士兵才刚刚回过神来。
      宋不及出手的他本能地用手臂挡向敌人的利剑,这是在战场上千锤百炼下的反应,而作为贾拉德亲卫的他,也具有平均水準之上的反应和武技。
      但可惜的是,他遇到的对手和他之间的实力有着天壤之别。刺剑在空中有一个奇妙的扭曲,依然奇準无比地点在了他的喉咙上,而且余劲冲击下,他庞大的身躯从秀公主的身上飞了起来,撞倒了后面的士兵。
      [来人啊!有奸细……」
      剩余的几个士兵一边怒吼着扑上去,一边大喊大叫起来。
      [还真是没有头脑的野兽啊!」
      精灵族美丽的少妇口中喃喃地抱怨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可不慢,刺剑连闪,将房间里面剩余的士兵屠杀殆尽,随即一把将神志不清的秀公主抓起来。
      [哇!这样也太髒了啊!」
      精灵族的美少妇摇摇头,一鬆手,重新将秀公主丢到床上,接着一道劲气传入她的体内,把秀公主催醒过来。
      [你好好擦一下,再穿点衣裳。我马上带你离开!」
      一边向秀公主说道,美丽的精灵族少妇一边挡在她的身前,将闻到警讯后冲进来的士兵一一击毙。
      秀公主像一个人偶,默默地坐起来,拿破碎的衣裳擦抹身上的秽物,然后又拣了一件衣裳穿起来。
      在这一段时间里,这个房间的门口,闻讯赶来的士兵是越来越多,甚至连贾拉德也被惊动,带了一批亲卫跑过来。
      [真是杀也杀不完啊!」
      精灵族的美少妇手中那把刺剑有如穿鱼一般,招招夺命,死者均是咽喉处一点小小的伤口,在她的脚前已经堆起了数十具尸体。
      [真是笨蛋啊!」
      贾拉德看得七窍生烟,房间里面都是士兵,可外面的士兵还想往里面冲,反而使得大家相互拥挤,谁也施展不开,就像是跑进去送死。
      [大家散开,把房间的四壁打掉。快点召集弓箭手。」
      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军人,一下子找到了问题的关键,精灵族的美少妇心中知道不能再留下来了,等外面的士兵真正有组织地包围和进攻,她一个人是无法带走秀公主的,说不定连她自己也要被困住了。
      猛烈的撞击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来,是外面的士兵们开始拆除房间的四壁,準备组成梯队冲击。
      [让我送你下地狱吧!」
      一连三剑,将冲到身边的三个士兵刺死,美丽的精灵少妇反手将秀公主抓起来放在自己的背上,突然身剑合一,朝前面士兵最密集的地方冲过去。有如强烈的旋风,将士兵们沖得东倒西歪。
      看到这个美少妇居然朝主将贾拉德冲过去,所有的士兵都吓了一跳,纷纷朝这边涌过来。而贾拉德身边的亲卫则将贾拉德团团围住,在他的身前组成了肉盾。
      一路上血烟飞腾,士兵的尸体四下飞跌,每靠近贾拉德一步,都用大量士兵的尸体作为铺垫。这个精灵族美少妇可怕的实力让贾拉德也不禁为之变色,但任凭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个美少妇到底是什么末路的。
      能够潜入无忧宫,就已经非常厉害了,而且她还能够在千军万马中来去自如,出手夺命是予取子求,就连人族的十大高手也不过如此而己。
      脚步声匆匆,弓箭手终于出现在士兵们的后面,不用他们队长的命令,他们立刻搭箭上弓,瞄準了敌人,就算是会误伤到自己的同伴,他们也不顾了,因为主将的安全受到了很大的威胁。
      [暂时饶你一命。」
      精灵族的美少妇娇笑了一声,身躯倒飞而起,有如灵蛇一般在汹涌而来的士兵丛中穿行,而由于急着要保护自己的主将,这些士兵根本没有什么队形可言,看到敌人突然朝自己这边冲过来,除了本能地挥动武器外,已经停不住脚步了。
      刺倒了几个挡路的士兵,精灵族的美少妇和秀公主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士兵的队伍中,此刻后面赶来的弓箭手虽然已经準备好了,可一时也不敢乱发箭,而士兵们胡乱挥动武器更多的是给自己的同伴带来困扰和伤害。
      数次改变方向后,精灵族的美少妇带着秀公主冲出士兵的包围圈后,摆脱了士兵的追击,消失在信道之中。
      等到从棍乱中恢复过来的士兵在贾拉德的指挥下进行大规模的搜查,才发现这两个女人已经无声无启、地从文冶达的太子宫中消失了,根据留下未的痕迹推断,她们是从一条秘道中逃走的,而且她们很聪明地从秘道中段的某个还处在无忧宫中的出口离开了秘道,而不是跑到秘道的宫外出口,从而避免了和把守出口的士兵发生冲突。
      贾拉德这一下几乎气得要发疯了,他马上让手下的士兵撤离了文冶达的太子宫,然后浇上火油,一把火将整个华丽的二太子宫连同里面的女人一起全部烧燬。
      无忧宫的这一把大火,把很多大臣的心烧得犹豫起来,尤那亚的处置手段更是让他们不寒而慄。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欧美图片_bbbb44第四色_百度影音第四色_婷婷色情网_怎么找黄色网站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