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九十章 梦里依稀

    时间:2018-05-23 第二天清晨五点半的时候,我準时醒了过来,搂住身旁光溜溜的大美女,抱在怀里感觉却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儿。我摇了摇头,回忆起昨晚的桩桩件件,对啊,是和月琴春花在一起的啊!但鼻子告诉我这女人不是她们,身体淡淡的CD香水味儿昭示了一切,我轻轻撩起她遮面的长髮一看,赫然发现,居然是我那亲亲潘莉儿。
      莉儿最近特别忙,先是跑龙腾的事情,刚告一段落又忙繁花这边,多少有些冷落了我,而且这么些天了,几乎天天搂着她睡,干遍了她的全身,又习惯了她的美貌和招牌动作,所以最近故意想离她远一点,距离产生美啊。
      但不管怎么说,莉儿都是我妻妾里面最漂亮最妖艳的,现在她正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妩媚的大眼睛溜了个让我骨软筋酥的甜甜媚眼过来,让我的心都醉了。
      「莉儿,怎么会是你呢?」我惊奇地想叫出来,却马上被她用白嫩的小手给封住了嘴。「冤家,你就不能小声点儿,月琴她们还睡着呢。」她将头凑在我的耳朵边儿低声呢喃,「白秋你昨天晚上不回来也不打个电话,谢娟说你把月琴和春花打扮成漂亮的空姐带在身边一路招摇,又给她们买了辆红色的新车。人家眼巴巴望着你回来,等到半夜也没个动静。」
      「那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呢?」我颇有些不明就里,「知道你一準被月琴春花她们这一对假空姐给迷住了,人家这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真空姐却被你冷落到了一边,辗转半夜还是睡不着。」莉儿幽怨地述说着心声,是啊,这些话也只有小夫妻在被子里听着才够味儿啊,「白秋,你知道孤裘冷枕的滋味是多么难受,你那温暖的胸脯简直太让我嚮往了。半夜醒过来一摸,身边还是空的,那时候我真是又难过又想你。」莉儿说着眼睛都湿润了,一下伏进我的怀里。
      「我再也忍不住了,给你们打电话,你和月琴的手机都关机,只有春花的小灵通是开着的,我问了你们在哪里,半夜就赶了过来,本来也不想干什么,就是想看看你。春花把门给我打开,看见你和月琴一对姦夫淫妇抱在一起睡得像死猪一样,真觉得心里透心凉啊!」莉儿说到这里,浑身颤抖着似乎寒意袭人。
      我听到这里,觉得实在太过意不去了,一把将她抱得紧紧的,出自内心向她真诚地道歉说,「对不住了我的亲亲,昨晚我一时冲动,现在就给你赔罪好吗。」莉儿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整个身子都贴过来,似乎想要和我融化在一起。
      我双手在她玉体上从头摸到脚,摸到下面发现她的长腿上套着长筒丝袜,脚上穿着细高跟鞋,「浅黑色的长丝袜子,加上你最喜欢的桃红色带袢子的细长高跟鞋,专门穿着让你弄,就怕你不爱呢。」莉儿有些羞涩地对我说着,「真爱死你了,我的骚狐狸精。」她的用心良苦真让我爱得如癡如醉。
      我们缠绵了一阵,莉儿主动表示着,「冤家,你下面软搭搭的,要不我先替你含含,捣弄了一夜,你也好养养精神?」我心里当然愿意,但想到昨晚的荒唐,嘴里表示着,「好吧,不过昨晚弄过俏春花的屁眼儿,你还别说,长得再甜再美的大姑娘家,只要这鸡巴干了她的小屁眼儿都有点臭烘烘的,要不我去洗洗吧。」
      「不用了,不过你这人真是的,谁的那里不臭啊,连天仙恐怕都一样呢。」说着莉儿从床头柜上放着的她那白色的高档坤包里拿出一包卫生湿巾,「好心肝儿,随时带着呢!」我实在佩服她的细心起来。「知道你这个冤家爱到处捣弄,人家随身带了一包,讲清洁、爱卫生嘛。」说着她钻进被窝替我细心地擦拭了两遍,然后含在口里用心地吹起箫来。
      我一把解开她的奶罩子,双手轮流摸玩着两个晃蕩的乳房,不一会儿,慾火高涨的她的乳头就硬了起来,摸到下身更是湿润无比,慾望瀰漫全身,身体燥热冲动。我的大鸡巴也被唤醒了,扑腾腾硬了起来,口中叫道:「好老婆,别吻了,我们来吧。」我将她拉起反搂在怀里,让雪白的嫩屁股在我的阳具处顶着。
      我一手提着莉儿的大腿,一手揉着她的丰乳,整个身体都贴在她的身后,阳具驾轻就熟地从下面插入了温暖的销魂洞中。莉儿的雪嫩屁股有节奏地动着,头向后仰着,一头乌黑长长的秀髮披散在枕头上,随着她的摇动轻快地飘蕩。
      我被莉儿的一片深情和无比美貌所打动,慾火高昇,一插入美艳莉儿的销魂洞中,立即大抽大插起来,莉儿被旷了好几天,这下慾火激发起来,摇着性感的肉体与我抵死缠绵,双手反搂着我的背部,屁股奋力上下挺动,口中更是哼哼唧唧,「冤家,用力,好,快点,好……。」
      此时她整个俏脸已是春意笼罩,风情万种,我被她逗引得慾火膨胀,使尽全身力气狠命抽插,直插打着她的屁股拍拍作响,才插了一百多下,快感就一阵猛过一阵涌上来,直往龟头上冲。「爷,真舒服啊,你也好好享受享受。」莉儿披散着头髮,媚眼如丝地回头望着我,「好爽,好爽。」我被莉儿的万千柔情弄得高潮迭起,死死抱着她的屁股,下身不停上下挺动,配合着她的骚浪套动就是一阵急挺。
      想到她平日里的美艳和风骚,如此美丽的空姐任我辱弄,一下情浓兴至,终于要丢了,「心肝儿,爷要丢了。」我低声呼唤着她,「好冤家,你全丢在奴的逼心子里面吧。奴好好替爷养着这精花儿,赶明儿替爷生个大胖小子,大白丫头出来,你就再不会冷落人家,赶人家走了。」潘莉耸着屁股勾着我的魂儿柔声浪叫着,顿时,一阵猛烈的快感如火山喷发般冲进我的脑海,精水狂射不已。莉儿被滚烫的精水一沖,早已积蓄的快感立即爆发,淫水喷薄而出,低声叫了一下转身抱住了我,趴在我的身上再没了动静……。
      良久,我们两人紧搂着一时无语,只听喘气声渐渐平息下来。「白秋,我真爱死了你这冤家。」莉儿抚着我白皙中带些健壮的肌肉,带着满足感说着,我却有些伤感地想起她刚才的那句话来,「莉儿,我怎么会赶你走呢?你这么美丽动人、优雅大方,我时时觉得配不上你呢,我们就像癞蛤蟆搂着白天鹅一样,好像一鬆手你就要飞走,我有时做恶梦就是找不到你。」听我这么一说,莉儿不干了,摀住我的嘴说,「冤家,你瞎说呢,人家才不干呢,打死我也不会走的。」
      我们经过这么一折腾再没了睡意,便搂着彼此卿卿我我起来。我笑着讲述了一遍月琴昨晚的疯话,然后很认真地比较起来,「莉儿,说真的。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你和雯丽,但你们两人是完全不同的性格。雯丽爱我爱在明处,像高山一样一眼看得清,如果我想离开她的话,她也许会杀了我。莉儿你爱我却是爱在心底,如同大海一样深不可测,如果我不喜欢你了,……」我还没说完,莉儿却甜蜜地接了句,「我会静静走开的,白秋,一切都不用你多操心,我会自行了断的。」
      但这次是我摀住了她的嘴,「瞎说,你们两人我都离不开。」我认真想了想,「但说实话,我爱雯丽更多是出于理智,爱你却是发自肺腑之情啊。」莉儿听我这么一说,也动了真情,「白秋,我真不能想像没有你我会怎么活下去。好多次我默默乞求上天,只有一件事,让我死在你的前头。如果有一天,我能站在你前面替你挡住暗枪冷箭,享受你那温柔热恋的目光,然后无限凄美地死在你的怀里,那才是我今生最美的一幕啊!」。
      不知怎么的,我虽然知道是疯话,但心却有些发酸起来,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再怎么着也不能拖累莉儿,多好的女孩子啊!
      「莉儿,你别乱想乱说了,我们好好在一起,来不来就走啊死啊什么的,多腻味啊!」我故作轻鬆地埋怨着她,「好,不说这些了,跟着你,你疯我也疯。」莉儿也觉得有些不好,笑了笑换了个语气,「不过白秋,说真的我有时挺矛盾的。白天的时候忙着工作,想不辜负你的希望,好好干一番事业出来;但到了晚上静下心来一想,其实我最想的还是专门给你当亲亲的小老婆,跟在你身后伺候你。知道你喜新厌旧,有时真想自己是孙悟空会七十二变,天天变出个新面孔讨你喜欢,有时候还想跟瑛侠妹妹学点内功。」
      「学来干什么呢?」「你不是常说我是你最喜欢的肉箍子吗?你想要的候,我运运内功,让下面这肉箍子小妹施展功夫,好好伺候爷的大鸡巴弟弟享受享受,让你爽得找不到北。」莉儿说到这里,觉得特得意特有意思,扑哧一下笑了出来。「我现在就找不到北了,莉儿你实在太可爷的心了,我爱得想吃了你呢。」我说着一把抱住她好好亲了个够。
      「白秋,你能不能收收心,让我替我们生个小孩吧,」莉儿有些当真地请求着,「我抱着小孩,加上你,我们三人永远在一起,过上相夫教子的生活,想想都要美死过去呢。」莉儿这话触及了我心中永远的痛,「可是莉儿我不能啊。」
      「别这么说,」莉儿认真地安慰着我,「还记得我那媛媛表姐吗?她好像以前也是因为表姐夫有什么问题而没有要到小孩,但媛媛姐费尽功夫最后找到了秘方,说吃了有神效的。」「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当过演员的媛媛啊?」我想起那个风姿绰约、美艳动人的美妇人来了。「就是她,她原来演过话剧,在什么《凤出岐山》里扮演过妲己呢。」听她这么一说,我笑了起来,「也不是什么好角色嘛,不也和你一样属狐狸精的。」「不许你这样说,她可是我最敬重的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她给我的帮助最多。」潘莉郑重得警告了我一句,我将她又搂紧一点,心里暗想,没有那大的抱着这小的也够我销魂的了。
      「那他们后来有了吗?」我有些关切地问,「没有,」莉儿有些悲哀地说,「表姐夫生了一场大病,身体一下就不行了,媛媛姐忙前忙后照顾他,药也来不及用啊,也不知道她的命为什么有这么苦。」「什么病啊?」「我现在都不知道,说是良性肿瘤什么的,反正肿瘤医院进进出出都两三次了,媛媛姐的脸色也一直不太好。」
      「那还有什么说的,都快当寡妇了,……」我不知怎么的,想着想着却说了出来,莉儿的小手正抚弄着我的鸡巴,这时候,小兄弟却使着坏一下弹了起来,莉儿抓住就不放恶狠狠地对我说,「白秋你个死冤家肯定又在动坏心思了,我警告你,别人我管不了,如果你对媛媛姐动坏心的话,不要说她你得不到,我也要走的。到时候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没有。」
      「你别这么乱说啊,我可绝对没这么想呢!」我开始狡辩起来,「没这么想下面怎么硬了?」莉儿杏眼圆睁看着我大声叫了出来,就这一声,把和春花搂着睡在另一个被窝的月琴惊醒了,她探个脑袋过来,迷迷糊糊冷不丁耸了一句出来,「什么下面硬了啊?要不要我帮忙弄软啊?」
      这下闹得莉儿和我脸都红了,她一下钻到我的怀里,我抱紧她,两人都不说话了。半晌,我们才钻进被窝里,彼此抱得紧紧的悄声笑到了一起……。
      早上起来一看表显示是四月八日,正好是週六,想想忙来忙去干了这么久,也该放鬆放鬆。这些日子里,娇妻美妾都被冷落了,大家很久没有在一起活动,于是和潘莉她们一边用着早餐一边商量着今天的活动地点和内容。
      我们一前一后开着桑塔纳和赛欧回到碧潭,雯丽的白色奥迪A六早就等在这里了,加上我的GL八,几乎都有点停不下了。我简单安排了一下,先让雯丽和玉凤去买点吃的用的,特别叮嘱要买几条围裙回来,谢娟开着赛欧去洗车加油,我和潘莉、月琴、春花则上去换衣服,这次要求是全部不许穿细高跟鞋和时装套裙,都要换上休闲装、运动鞋或中跟鞋什么的。
      十点半的时候,我们终于要準备出发了。车没必要开那么多,只开了A六和红色的赛欧。正要走的时候,坐在A六上的我看见仙娇和桂华两个如花似玉粉嫩的丫头站在门口向我们挥手送行,连忙叫开车的莉儿将车停下。
      「怎么没叫上她们两个呢?」我有些诧异地问身边的雯丽,「总得有人看家啊,都出去玩了,万一有贼进来怎么办呢?」雯丽解释说,我想了想,「算了,叫上她们一起去吧。」
      趁两女进去更衣的时候,我搂着雯丽的腰肢,一边亲她一边笑着说,「这样两个漂亮的小丫头,能看什么家啊,如果我是贼的话,一定要一网打尽、人财两得,捆起来奸个够。与其拿给别人享受,还不如带在身边,肉烂在锅里,被奸弄也轮不到其他臭男人啊。」说到这里,饶是经常和我厮混历尽风雨的雯丽脸也红了起来,「白秋你个死鬼,全世界男人也就你脸皮最厚,我不知怎么摊上个你。你看看,这两车的女人莺莺燕燕算起来都有八个了,有谁是清白的,都被你给祸害遍了,卧龙那边两个没算,还送了两个出去,你这人怎么就像几辈子没见过女人的,饿成这个样子呢?」
      「雯丽姐,你说的都是老皇历了,现在还有更新的呢,」坐在前面的潘莉熄了火等着,听到这里乾脆来了个痛打落水狗,「白秋前两天还勾搭上了一个丰满而颇有姿色的老闆娘,现在藏在飞龙厂的调料小楼里,两人蜜里调油搅在了一起。每天把雯丽姐支派在龙腾这边,让我满世界为他的繁花踩点,自己却守着飞龙的那身美肉,想吃哪块就割哪块,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什么红烧肉、粉蒸肉、回锅肉啊,变着花子解馋,几乎吃坏了胃口,所以最近再也不来找咱们了呢。」
      我一听,真有些心惊的感觉,这消息怎么走漏得如此之快啊,璐瑶被我弄到飞龙不过三五天的时间,月琴、春花是不用说了,连潘莉还有谢娟看来都知晓了。看见雯丽面带不悦,我连忙解释说,「雯丽,你别听莉儿乱嚼舌头,这个汪璐瑶是谢娟的亲戚,下岗以后开了个小铺子,现在铺子倒了,又和老公闹离婚,是谢娟让我帮忙在飞龙厂给她找一个临时的安身之地。」
      「白秋你个死冤家,骗雯丽姐也不想点高明的办法,就这两下连我都哄不过去。」莉儿这次实在有些过分,她自己不敢管我的事儿,却拉着雯丽当枪使,这多少让我心生恼怒,不过却无法发作起来,毕竟自己理亏在先啊!
      「这样吧,你们也别说东说西了,」雯丽想了想,有些大度地说,「白秋你也知足一点,有我和潘莉两人陪着你,还有后面一车子,也差不多了。别再招惹太多的是非了,现在外面那么乱,许多女人的身子都髒,要不怎么那些广告满天飞呢。」雯丽这话让气氛一下缓和下来了。
      「潘莉你也别想太多,白秋就是这个样子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谁叫我们姐妹摊上了这么个坏蛋呢!」雯丽又换了话劝起莉儿来,「现在他的工作压力也大啊,龙腾这边藉着生命原液开始起飞,厂子里生意这么红火真是从没见过的。想想前两年的衰败相,连我当初都想一走了之,所以我从心里佩服他啊。加上繁花和云凤两片几乎是同时启动,忙虽然是我们忙一点,但压力都在他身上啊!」
      「雯丽,别说了,都是我不好来着,」听雯丽如此懂事地一说,我感动得几乎要掉下眼泪来,拉着雯丽的手深情地说着,「嫁给我吧,我求了你一万次了,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雯丽和莉儿正想听后面是否又是那套编烂了的大话,没曾想我却来了句:「我就打一辈子光棍儿!」
      听我这么一说,雯丽和潘莉都大声笑了起来,雯丽笑弯了腰,「白秋啊白秋,你这人脸皮之厚、心肠之坏简直是到家了。」说完她抬起头来,满含深情地看着我,笑着冒了句,「这样吧,你娶了潘莉吧,我江雯丽给你做小好啦!」看着她半是玩笑半当真的话,我却有些哭笑不得起来,心中却在暗想,我白秋英雄一世,怎么也要娶了你到手,夜里是潘莉儿搂在怀里最香,但白天看的话,还就能干、大方又懂事的雯丽和我更配啊!
      仙娇和桂华换了一身休闲打扮出来了,她们正想往后面的车上挤,我却招呼仙娇过来。这小丫头刚跑出来我一眼就看上了,白色的贴身薄毛衣、蓝色的牛仔裤加上白色的棉短袜和黑色带袢子的中跟小皮鞋,身材衬托得挺拔出众,加上清爽的马尾发、姣美的脸蛋儿、丰挺的胸脯和挺翘的屁股蛋儿,全身上上下下没一处不合我心意的。我拉开车门让仙娇上车,小妮子的脸蛋儿红扑扑的,噘着小嘴儿,可能是刚才跑了喘着气胸脯还一鼓一鼓地,刚走到跟前就被我一把拽上了车,随手带上了后门。
      莉儿开着A六在前面带路,我居中搂着雯丽坐在后坐上,仙娇则乖乖地偎在我身体的另一边,小心伺候着我们一路吃喝,还得不时忍受我的恣意轻薄。仙娇实在太轻贱了,我的这么些女人分了四个档次,她得喊雯丽和潘莉叫大奶奶、二奶奶,第二层是小妈月琴,第三层的玉凤、谢娟和春花她得叫姨,只有在这最后一层丫头女佣上面她由于长得最漂亮经常受宠被排在了前头。
      现在事情多了起来,雯丽、潘莉是不用说来,月琴和春花翅膀渐渐硬了,也想让她们多去锻炼锻炼,这样一来身边就有些空了,我是随时离不得女人的,没有女人简直就像要我的命。仙娇这个俏妮子早就是我的下一个培养对象,正想着怎么将她繫在裤带上好好培养呢,所以刚才让她们一起去也是出于这个考虑。桂华这个漂亮的厨子可以做饭,而仙娇则是专门用来伺候我的。
      雯丽一直看月琴不太顺眼,但对莉儿却显得不是那么反感。当然不管她反感谁,对我却是让着依着,百依百顺的样子。我和她一边聊着,一边用MOT的WALKTALK和后面进行着通联,这机子小巧可爱,两个车一起行动时用起来特别舒服,而且比手机强多了,讲上一万年也不用一分钱。月琴、春花和谢娟、玉凤、桂华都挤在后面的赛欧里,对讲机里听起来她们叽叽喳喳就像一群小麻雀一样。她们也挺又意思的,每开一段路就要换个司机,才出市区没几公里,就几乎换了个遍。
      路并不算很远,但比较难走,两辆车顺着大路开上了乡村小路,又顺着小路开上了机耕道,最后,绕过好几个弯,翻了好几个小丘,又穿过了好几片树林,几乎都要被转晕糊了,终于到了。
      一个梦里依稀的故土水乡……。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欧美图片_bbbb44第四色_百度影音第四色_婷婷色情网_怎么找黄色网站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