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深圳 第四章

    时间:2018-05-14 中秋过后不久就是国庆节,有七天假期,我回了一趟老家。
      妈妈衰老了很多,满头白髮了,去年爸爸不幸得病去世后,妈妈就少了以往的笑逐颜开。弟弟在县地税局工作,工作情况不错。小燕今年十八岁了,今年刚考上清华,我为小燕感到高兴!这个国庆节在校没事就跑回家来。小燕其实是我三叔的女儿,以前她家里有做点小生意,前几年三叔夫妻俩去出货,没想到出了车祸,抢救无效,后来我爸就把小燕接过来,在我家生活,抚养她长大。
      我的到来受到亲戚朋友的热情接待。在外的日子,你是感受不到这种无私的情谊的。
      国庆节过后,我準时赶回公司。几天的无忧无虑,如今我又得面对工作生活上的种种磨练。首先就得面临王经理会怎么整我的问题。我是抱着无所畏惧的心态,但我也不想就此死得不明不白。
      出乎我意料的是,王经理还是老样子,除了让我赶过一份市场细分调查外,依然不动声色。
      我感觉得到,王经理已经知道那晚的人是我了,他这一切如故的模样,让我摸不清他的底细。这种人,才是可怕的人!
      而柳倩倩还是那样活泼可爱,我怎么也难以把她跟那晚的她认同成一个人。
      黄静跟她姐姐回了四川,与我同一天回到公司。接下来的日子,由于胡晓宜的存在,我们不大好亲热。胡晓宜看我的眼光总有点迷离,像个深潭,我怕我会掉下去。
      黄静告诉我她姐姐叫黄依玲,姐夫叫郑成业。我终于知道他俩的名字了。
      国庆回来一个多月,有一天,王经理把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我想,风雨要来了。
      王经理跟我东一搭西一搭的说着,末了,他说:「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你必须回答。」
      我笑了,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说:「王经理,您直说。」
      王经理意味深长的看看我,开口道:「还记得北京『六四事件』吗?」
      我心里暗骂:妈的,想坑我啊?脸上还是挂着笑容,说「王经理,那年我还在读高中呢。」
      「听说你们学校当年全体师生都去参加游行示威,要是你在校的话,你说你会不会也去参加游行示威呢?」王经理笑咪咪地说。
      操死上帝!怎么让我碰上这么一个老奸巨滑的家伙。说我去吧,那我的前途就没了,说我不会去参加吧,他又给我设计一个前提:全校师生都参加了。难回答啊!以前我还有点瞧不起他,现在才知道,能混到这地步的,没有一斤也有八两,谁都不会是省油的灯。
      我收起笑脸。大脑转得比奔腾电脑还快,打定主意,我郑重其事的说:「王经理,当年我来应聘,是您把我招进来的吧?」
      「是啊。」
      「连续两年我能评到先进工作者,是您举荐的吧?我记得呢。」
      「哦,是啊,那是你努力工作应获得的。」
      「还有,去年评先进党员,也是您推荐的吧?」
      「那是我觉得你这小伙子不错,有前途。」
      我知道主动权在我这了,笑着说:「谢谢王经理的关照!照这么说来,我会不会去参加游行示威,您最清楚啦!」
      他显然没料到我会来这招,打着哈哈说没事了没事了,忙你的去吧。
      走出经理室,我鬆了口气。刚才的谈话中,我暗地里也把我的意思告诉他了:我不是一个守不住口的人,谁对我好,我都记在心呢;玩阴的,我的刀也磨好了,一样锋利。
      吃过晚饭,黄建设提议玩牌,小赌怡情,我说好。他便到别的宿舍拉来了两位同事,大家坐下后,约定五十块钱一盘,就开始发牌。可能是下午跟王经理谈话后心情舒畅的影响,我运气好得要命,不一回,赢了六千多块,看着他们仨垂头丧气的样子,我高兴得哈哈大笑。黄建设故意黑着脸说:「胜败乃兵家常事,看谁笑到最后?」我知道他有点心痛,因为我赢得的钱有一半是他出的。
      我更乐了,说他:「你把钱丢到豹子口里,还想它吐出来?」在大学时,同学给我起个别名叫「美洲豹」,黄建设跟我住一个宿舍,经常帮我接听电话,知道我这花名。
      黄建设盯着我看,口里「啧啧」有声,说:「你知不知道我最近在忙什么?」
      「你忙什么?不就泡MM、喝酒唱歌,还能忙什么。该不会在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吧?」宿舍有四个房间,现在只住我们俩,时常互相开开玩笑。我这一说,大伙都笑了。
      「去,告诉你,我最近在射击馆练习打靶,那天就把你这只豹子给毙了。」
      说话间,黄建设的手气有点好转,连赢三盘,拿回四百多块。「把我毙了,省省吧……」正说着话,手机响了。
      「你好,我是萧乐。」我接听来电。
      「萧乐,你快点过来,我电脑坏了。急死人了!」原来是胡晓宜。我发觉她最近跟我说话越来越不客气了,一个多月来,我和黄静带她游公园、去娱乐场所尽情玩乐,彼此之间的距离已经缩得很短,她对我说话的口气也越来越像黄静。
      「怎么回事?」
      「我正保存文档,一下就黑屏了。重启动好几次,都是检测完硬件后又重新启动,没法用了。你快过来呀!」听得出,她很着急。
      「好,我立即就到。」我朝三位同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各位大哥,真对不起了!有点急事,我必须出去一趟。」他们都说有事快去吧,明儿再玩过。我对黄建设说:「把你装光盘的袋子给我,黑屏,启动不了,我去看看。」
      「要不要我一块去?」黄建设拿来他的宝贝袋子。黄建设很喜欢玩电脑,袋子里装的都是他心爱的电脑工具盘。
      「我过去看看,不行的话,再请你出马。OK?」
      黄建设用力拍我一下,带着暧昧的眼神说:「又去泡谁呀?我还是不去了。」我接过袋子,走出门口回头骂了他一句:「淫虫!」
      到了黄静的宿舍,我按响门铃。我有钥匙的,但现在不能用。
      胡晓宜开了门。我一看,呆住了。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睡裙,露出一大片雪亮的胸脯,乳房的轮廓依稀可辨,长髮就那么瀑布般披在肩上,这是我见到她穿着最随便的一次。
      「喂,你傻啦?」胡晓宜大声的问。
      「你真漂亮!」我由衷的说。
      「大色狼!」胡晓宜脸浮红云,转身往里走。「你是不是一看人家女孩子穿少点就这样呀?」
      我紧跟进去,换上拖鞋,说:「你真的很漂亮啊!我说实话还不行吗?」
      胡晓宜突然顿住,回过身看着我,说:「我就今晚很漂亮吗?」
      我迎着她迷离而又火热的眼神,带点玩世不恭说道:「不不,你太漂亮了!就好像天上闪亮的星星,照耀我真诚的心。」
      胡晓宜「吃」的一笑,随即收起笑容,坚定地望着我:「那比黄静呢?」
      天啊!怎么女人都这样。我灵机一动,带点坏笑的说:「你说呢?今晚穿成这样是不是想诱惑我?」
      「你敢吗?」没想到她胸膛一挺,盯着我说。对着她火辣辣的眼神,我犹豫不决了。我突然想到,会不会是黄静跟她串通一气来考验我?
      心念一动,我有了主意。我欺身逼近,柔情脉脉的贴近她耳边,轻声说:「敢!不过不是现在。」
      胡晓宜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失望。掩饰着说:「快看看电脑,那份文件明天老总就要的。我刚才急死了。」
      我响亮的回答:「是,长官。我立即照办。」逗得她一乐。我坐到电脑前,便忙碌起来。问题远远超出我预计的难度,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解决。最后,我决定加装win2000,行得通的话可以先把文档资料保存,其余的东西都可以重装,不要紧的,反正盗版光盘上都有。
      胡晓宜一直就静静坐在床边,看我敲键盘。阵阵淡雅的香气袭来,撩得我心猿意马。当电脑开始安装win2000时,我兴奋得站起来,紧握双拳叫了一声。胡晓宜吓了一跳。
      我看表,已是快十二点了。预计安装好要到十二点半,我对胡晓宜说:「行啦。呆会我请你吃饭去。庆祝你的文档重获新生。」
      「那应该我请你呀!看你都忙得一身汗了。」停顿一会,她说:「我很奇怪哦,你怎么不问问黄静去哪了?」
      「我们这是彼此信任。有句话说:距离产生美。听过没有?」
      「那你小心了,黄静可是个大美女哦。」
      听她一说,我心里不由一阵轻微的不安。安装好电脑,胡晓宜整理好文档,我们去大排档填充肚子,回来已是深夜两点。
      当我回到宿舍,黄建设房里正发出阵阵粗重的喘息声和时不时的「啊啊…嗯嗯」的娇吟声。又不知是哪一个?黄建设带回来的女人我就碰到过一个,学生模样,挺俏丽。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伸手摸摸开始发硬的小弟,朝他的房门啐了一口,心中骂道:「一对淫虫!」关闭房门睡觉。
      下来两天,我发觉王经理对我和颜悦色。我以为他明白了,知道我不会出卖他。
      第三天下午,王经理过来对我说:「南总让你过去一下。」我们的老总叫南国风,给他起这名字的人想必是个风雅之人。
      南总还在会客。我在秘书处等候。助理秘书李佳丽招呼我做下,并端上一杯热茶,我连忙谢过。秘书处有四位秘书,我都认识。杨柳是位江南女子,张扬来自哈尔滨,李佳丽和方清清都是四川人。方清清跟黄静住一起。她们都在忙着。
      过了好一会,李佳丽过来跟我说:「萧乐,真对不起!南总正处理点事,你再等会。」
      我说:「行。你忙吧。」
      李佳丽端起我喝的茶杯,说:「茶有点凉了,我再给你倒一杯。」
      我心一动,怎么这说话听起来很熟悉?脑筋急转,对了,「我有点冷」,「茶有点凉了」,听起来一模一样,难道中秋晚上跟王经理偷欢的就是她?李佳丽端上茶,转身忙别的去了。我盯着她的背影,仔细端详,愈加肯定是她了。一个如此清纯秀丽的女子,为钱?为情?我想不明白。
      见到南总。南总仔细询问我业务上的事。末了,问我:「王经理要调去招商局工作。你看谁接他的工作较为合适?」一时间,我心跳加速。但仔细想想,我推荐了陈芳。陈芳三十一岁,在市场部六年了,办事非常有效率。听说老公在广州远洋集团工作,经常出海。
      南总没表示什么。我告辞走人。
      经过秘书处,我又碰上李佳丽,快要擦身而过时,她轻声说:「谢谢你!」
      我一时没有会意,问:「谢我什么?」李佳丽略见羞色,抛给我一个妩媚的眼神,走了。
      十二月一号。王经理走的前两天,任命通知下来了,我任市场部经理助理,市场部经理是翠丝女士,一位美国人。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li.com 激情综合站:欧美图片_bbbb44第四色_百度影音第四色_婷婷色情网_怎么找黄色网站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